沈二钱

文笔极差,更文罕见。
沙雕文笔,沙雕脑洞。
(写文仅仅是因为个人爱好,没想过有人看什么的)
就是什么都不会,嗯
(反正我这种人不会有人关注的)
叫二钱就好…普通小透明,佛系,不撕逼谢谢。
喜欢的东西范围很广,都能扯个七八,(不知道的,没听说过的,去了解一下就好)
【是个话唠没错了】
业余摄影+业余后期(特别业余)
坐标江南
合作请私信谢谢
(还是个学生狗,请慎重)
【似乎大部分人的简介都很简短哎】
(这并不是什么有意义的比较好么。。。)

原创文《天坠》

·什么想说的都在简介了,佛系瞎写沈二钱就是在下。

·第一次发,不懂规矩。任何不妥,请直说。

·脑子一热的意外发文(就是个瞎发,毕竟没人看吧)

·设定什么的是有的,整理好了再找时间发吧




《天坠》

文:二钱。


“......据我市的记者最新报道,今日清晨六点零四分在我市新兴技术产业园内的一处研究所中,发生一起大规模爆炸事故,警方正在......”

 

深绿色的报停内,凤凰牌的老电视音量被调到了最大,女播音员的声音带着沙传到嘈杂的大街上,像是在与来来往往的汽车叫嚣。报亭内的老大伯穿了俭白色背心,缩在躺椅上,手上抓着看完的城市日报,显然是在闭目养神。

 

也才一会,一团模糊的藏蓝色径直走到了报亭前,夹着两个银钢镚的手指敲了敲铺满报纸的隔板,报纸上面都还沾着浓厚的油墨味,一闻就知道是新出炉的。

 

“梁伯。梁伯!”

叫一声不应,就多喊几声。

“梁伯!梁伯!”

 

梁伯也是迷迷糊糊的,这才摸索着起身,眯了眯眼,摸了自己的老花镜戴上,定睛一瞧:黑偏棕色的短发,嬉皮笑脸的,都感觉那藏蓝色警服与他格格不入。

 

“哟,楚警官。对不住啊,年纪大了,这耳朵啊,不行。”

“没事梁伯,慢点好,你看现在这生活节奏太快了。”

嘴上说着,手上也不闲着,梁伯拨开压报纸的黑色皮筋,伸手拿出一份城市日报。

“还是城市日报?”

 

 “对。这次要两份,正好兜里两个钱,我带份孝敬那些孙子去!看看领导人讲话陶冶陶冶情操。”

 

“喝,你们年轻人不都用手机么,也就你还天天看报了,”

也是,再拿个玻璃杯就能混进小区口“象棋锦标赛”了,只不过楚云痕对象棋一窍不通。

 

你一言我一语,你来我往之间,一手交钱,一手交报。

“先走了啊,梁伯!明早再来打扰!”楚云痕甩了甩被他卷成“望远镜”的报纸,告别了书报亭。



未完待续。

什么时候会有续???

我也不知道。

谢谢小可爱们看到这里。

谢谢。